建行苏杭代孕网移动版

主页 > 怀孕产子 >

大家在家代孕或者无聊之时,想不想有个好看的

潘东明坐在休闲会所的包厢里,看着漂亮的女侍把水果酒水放在桌子上,又打开进口的音响含笑离开,才笑着扭头对罗昊说道:“耗子,跟哥哥好好介绍介绍,这妹妹这么漂亮你小子怎么追到手的。”罗昊伸手把谢乔搂在怀里得意的道:“不说,想学艺呢?”潘东明拿出烟含嘴里,想了想问谢乔:“妹妹,不介意吧?”谢乔一听跟她说话呢抬起一直低垂的脑袋赶紧摇摇头,罗昊却塞她手里一盒火柴说道:“傻姑娘,给你东子哥点上,快。”谢乔抽开火柴盒抽出一根火柴划了好几下才划着,潘东明已经斜过身子把烟凑过来点着,吐出一口烟眯着眼说:“刚才说你还在上学来着?是什么……播音系的?”谢乔低下眼睛轻轻点了点头,跟刚才在夜总会领舞台上疯跳的女孩子判若两人,罗昊只当她是害羞接着说道:“哥哥,这以后谢乔要是毕业了找工作的时候,还得拜托你呢。”潘东明嗤笑大家在家代孕或者无聊之时,想不想有个好看的一声:“得了,还涮我呢?有什么事儿是你罗大少爷办不成的,还用得着我啊。”说着他的电话在桌子上嗡嗡的震动,他拿起瞧了瞧接起:“嗯,啊,老地方……行啊,我让司机去接你?……行,路上小心。”罗昊调笑道:“又是哪个妹妹?让我猜猜……飞飞?阳阳?还是露露?”潘东明白他一眼:“错,是倩倩。”罗昊跟潘东明很快聊起各自的生意,经济股票,国家政策,期间潘东明并不冷落了谢乔,不住的扭过头说,你吃这个啊,甭客气。你喝这个吧,女孩子喝这个养颜。谢乔诚惶诚恐的说谢谢,直到有女侍领进来一位衣着时髦大波浪头发的女子,一进来画着精致的眉眼的美女就微笑着跟他们点头,径直走到潘东明的身边坐下,挽着潘东明的胳膊娇娇的说:“怎么不接我电话呀,让我一直打。”潘东明轻佻的伸手在她的脸上拧了一把,笑嘻嘻的说道:“不接你电话你能坐这儿?想我了?”女子白了他一眼,看了看坐在罗昊身边的谢乔,笑着打招呼:“嗨,你好啊罗少爷,这你女朋友?”罗昊介绍说:“那是啊,这是谢乔。”谢乔赶紧坐直身子笑着点头:“你好。”潘东明指着女子对谢乔说:“我女朋友,倩倩,你们聊聊认识认识。”说完跟罗昊继续刚才的话题。倩倩却是从来没被潘东明这样给人介绍过,脸上美的笑开了花,不觉得亲切的坐到谢乔身边娇俏的笑着说:“谢小姐,你这头发可真好,都能做广告了,哟,怎么这么脸儿熟啊,不会真是模特儿吧?”谢乔微微笑着说:“不,不是,我还是学生。”“天呐,还是学生啊,哪家学校有这么水灵的学生啊?”“某广播学院。”“哟,名牌啊高材生,怪不得呢。”这时潘东明突然扭过头来说道:“嗳?说起来问你件事儿。”几个人都盯着他看,他依然笑呵呵的说:“也不是什么大事儿,就是想问问你们大学生不是有出来***的么,有认识外语好的么,我有几份文件需要翻译,以前聘用的那几个大学生最近老是联系不上,想再找几个。”谢乔问:“什么语种?”“英文。”谢乔还没来得及说话罗昊就接口道:“嗳?你可算是问着人了,小乔的英文是这个。”他伸出大拇哥比划一下,“前几天还帮我看文件来着,要是急就先让小乔帮你看看。”潘东明说道:“是挺急的,要不,留个联系方式?”说着顺理成章的拿出电话抽出电子笔。谢乔暗暗的咬咬嘴唇,听着罗昊报出一串电话号码,潘东明认真的按了号码打出去,谢乔的电话在宽大的休闲包里开始一段女声唱:“……是我想的太多,犹如飞蛾扑火那么冲动……”谢乔没有去翻找包包里的电话,看着潘东明满意的收起电话对罗昊说:“兄弟,今天也不早了,咱们改天再聚,哥哥可是先走了,倩倩已经等不及了。”倩倩拧了潘东明一把嗔道:“叫你胡说八道。”潘东明呵呵笑着搂着倩倩扬长而去,剩下罗昊跟谢乔,罗昊一把搂过谢乔在她耳边说道:“人家都去快活了我们干嘛呢?”谢乔挣了挣脱离他的怀抱说:“罗昊,真不早了,再不回去学校就要关大门了。”罗昊看着漂亮的谢乔心里痒痒的,有些意乱情迷的用手指摸着她的手臂说:“关了就关了呗,又不是第一次了,你考虑的怎么样了?什么时候搬出来跟我一起啊?”谢乔拍开他的手有些烦躁,站起身拿起包包说:“罗昊,这事儿真不行,学校里查的严,再说我就快毕业了,以后再说吧。”罗昊也站起来从后面拥着谢乔亲了亲她白皙的脖子,又轻轻咬了一口说:“一提这事儿你就跟我推三堵四的,那我想你了怎么办?”谢乔用手拂着罗昊的手臂轻声说:“怎么跟小孩子一样,好了,这事儿咱以后再说,啊。”罗昊恨恨的小声咕哝:“靠,你们学校吃饱了撑的管这事儿,那么多学生在外租房子同居,是你不想吧。”谢乔压不下心里那股烦躁,腾的转身看着罗昊的眼睛认真的说:“罗昊,你要是不想等我毕业我们就分手吧,我现在不想同居,就这样。”说完转身就走。罗昊心里冒出火来,想他罗昊是什么人哪,要是别的女人一听见他说要求同居那还不美死,哪会跟谢乔一样拉长个脸,但是谁叫他罗大少喜欢人家呢,赶紧追上去拉住谢乔低声下气的说:“嗳嗳,行了,我不逼你还不成?还真生气了?”谢乔鼓着腮帮子不说话,罗昊却是最喜欢她的这个样子,芭比娃娃一样,不由得心火消失抬手捏捏她的鼻子说:“好了好了,再生气就不美了,来,笑一个?嗯?”谢乔勉强咧开嘴巴笑了笑,罗昊搂住她亲亲她的嘴巴:“这样才对嘛,走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回学校的一路上谢乔并没有像平时那样叽叽喳喳的闹腾,罗昊看了看一直扭头看车窗外的谢乔问道:“怎么了?还不高兴呢?”谢乔回头笑了笑,满脸的倦意:“对不起,我有点累。”下车的时候罗昊坐在车里伸长了脖子让谢乔吻在自己脸上,伸手拂了拂她的长发说道:“看来你是真累了,行,赶紧回去,好好歇着,明天等我电话。”“嗯。大家在家代孕或者无聊之时,想不想有个好看的”谢乔对他摆摆手,看着他的车子闪着尾灯越来越远,最后消失在车流里,她的电话这时响起,她低头打开包包翻找电话,是陌生的号码,接起,有个男人声音说:“谢小姐?”“是,你哪位?”“潘先生让我来接你,我就在你左手边不远。”谢乔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心脏开始不规律的狂跳,她迅速扭头看向左手边,一辆黑色的车子避开路灯默默的潜伏在一片阴影里,对着她闪了闪车灯,并不是潘东明的捷豹。谢乔慢慢的挂掉电话,站在原地只觉得腿软软的使不出力气,她心里害怕的想:终归是来了。深呼吸数次她才小心的迈着步子走向那辆车子,有个男人从车里下来,迅速为她打开后面的车门,谢乔坐了进去,闻着真皮座椅散发出的膻腥气味,她只觉得一阵恶心上涌喉头,她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成拳状,尖尖的指甲刺进掌心,带来一阵发泄的疼痛。男人一路沉默着并没有说话,位于东方广场中心处的君悦大酒店很快就到了,男人把车停在大门处,很快便有门童为谢乔打开车门,男人说:“潘先生说他在房间等你。”顿了顿又说:“他还说你知道是哪间房。”不错,她知道,虽然她很想忘记,也确实忘记过一段时间,但是今天见到潘东明以后,所有的往事她又清晰的记了起来,她恨这种清晰,那是一种耻辱。在罗昊告诉她要她见见东子哥的时候,她还庆幸的想,可能就是同名,毕竟中国这么大,谁知天神唾弃她,一眨眼工夫就被人从天堂打入无间地狱去了,这次很可能会让她万劫不复,但是没有办法,该来的终究会来,就像是人类的生老病死,该发生的就是会发生,无论你有多害怕都躲不掉。谢乔迈下车子,就像是迈进了地狱的大门,虽然眼前是金碧辉煌的大厅,没有突然燃起的狱火,但她还是感觉到了皮肤上传来的灼痛,她的脚步凌乱却还是找到电梯走进去,她仰起头看着不停跳跃的数字,心却一直往下沉,往下沉。找到房间,谢乔站在门前深呼吸吐纳想要安抚自己的不安,却怎么也制止不了狂跳的心脏,她想再这样跳下去心脏或许负荷不了就此停止跳动,这样也无可不好,她自嘲的想,这样她就不必再次面对那头魔鬼了。就在她愣神瞬间房门却被人从里面打开,谢乔被大家在家代孕或者无聊之时,想不想有个好看的吓了一跳,心脏更快的律动,双手紧紧的攥住怀里的包包,潘东明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站在门口对着她笑,看起来既轻松又无害甚至帅帅的:“怎么不进来?”潘东明侧身让开,谢乔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进入房间,门在身后被关上,那轻轻的“咔哒”一声却让谢乔忍不住打个寒噤,潘东明已经越过她的身边径直走向吧台,不回头,问:“喝点什么?红酒?咖啡?还是香槟?”像是招呼一个老朋友一样平静自然。谢乔当然知道掩盖在这种平静下的是滔天巨浪,她偷偷的打量,潘东明看来是刚刚洗过澡,那堪比陆战队员的短发还闪着湿气,虽然穿的是浴衣,看起来却依然霸气十足,沉稳冷静,但她还知道这个男人就是连根头发都充满了危险。谢乔看着他那修长的手指握在水晶杯上,干净整齐的指甲泛着亮泽,她再次用手揪紧了怀里的包包,艰难的开口说:“不,潘先生,我,我不能久留……”潘东明停下手里的动作终于转过身,看着如被猎人吓坏了的小鹿一般惊慌的谢乔“啧啧”两声,踱过来低头看着谢乔紧抿的唇说:“乔乔,这才多久你就忘记了?对我你只能服从不能拒绝,要是你真的想不起来了,没关系,咱坐下我给你放个片子帮你回忆回忆,怎么样?”谢乔腾的睁大了眼睛瞧着笑嘻嘻的潘东明,脸色变得煞白,漂亮的大眼睛里很快升腾出一片水雾,本来很性感的红唇不受控制的开始抖动,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 (责任编辑:admin)